铁道兵文苑

读巜两次登上人民大会堂领奖台》有感

    近日读了老战友黄宗洪写的巜两次登上人民大会堂领奖台》的回忆文章,心潮澎湃,感触良多。也为黄宗洪战友回到地方后不负時代,不改初心,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干出了不平凡的业绩,为退役军人增了光,为军旗添了彩而感到由衷的钦佩。
    我与黄宗洪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战友。当时我们俩都在89367部队政治处工作,他任宣传股干事,我任组织股干事。他的文筆很好,在军报上常常可以看到他写的文章。
    1988年,他转业回厦门市安排在干休所工作。他当時42岁正是干事业的年龄,若按他团级干部的职务以及他的能力和资历,只要他向组织部门要求,我想他是可以争取安排到更好的单位,如组织部门、宣传部门、办公室工作的。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二话不说愉快地服从组织部门的安排,在干休所的岗位上黙黙无闻,勤勤恳恳地为老干部们送粮,送煤,送医,送药。更为让人称赞的是他为了更好地服务离退休老干部,他还自学了简单的水电维修技术。他的这种服从组织分配,干一行爱一行,全心全意为离退休老干部服务的老黄牛精神让我感动!让我敬佩!
    黄宗洪战友退伍后能够获得两次走进人民大会堂的领奖台,让我感到惊喜,但又不让我感到意外。他在部队表现不但工作任劳任怨,助人为乐,而且多次调动工作,变换工作岗位,他都是无条件服从组织安排,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记得有一次他从师干部科调到铁道兵科研所任干事,为了觧决干部家属随军的工作安排问题,他四处奔走白手办起了家属服装加工厂,代军服厂加工工作服,较好地觧决了部份随军家属没有工作的问题,赢得了干部、家属的好评和称赞,铁道兵科研究所给他记了三等功。
    黄宗洪的事迹,也再一次印证了中国的一句老话——“是金子总会发光”。在我们这个伟大時代,只有没有出息的人,而没有没出息的工作岗位。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全国劳动模范時传祥、张秉贵他们在最不起眼的环卫工人、糖烟酒售货员的岗位上却作出了高光跃眼的成绩,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转业军人楊玉成从军18年,转业回老家任支部书记。他发揚部队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带领群众将偏远闭塞面积仅有3.28平方公里的悬水孤岛,建设成浙江省首批美丽乡村示范乡镇,个人也荣获了“全国人民滿意的公务员”称号。不管你在什么工作岗位,只要你作出成绩,共和国都不会忘记你。
     我们军转干部转业时,都会面临着新的工作安置问题。不论安排什么工作,只要我们牢记史命,初心不改,继续发揚部队的优良传统,就一定会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编辑: 老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