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兵诗社

张有安 ~请为故土上受灾的父老乡亲解囊



《请为故土上受灾的父老乡亲解囊》


作者: 张有安     原铁道兵二师九团一营学兵15连战士

 

是公元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八日的黄昏,

在陕南秦巴山地的上空、

布满着厚重的乌云,

乌云里突然响起连珠炮般的炸雷,

这炸雷闪出鞭子般的一道道电光,

把苍天抽打出万千伤痕。

 

天漏了!天漏了!天漏了!

刹那间暴雨倾盆,

刹那间暴雨倾盆、

我们的安康在暴风雨中,

倾刻间化作了一叶汪洋中的小船。

 

哪千沟万壑,哪千沟万壑都流成了河 。

哪一江九河,哪一江九河都溢出了水。

 

暴雨推翻山坡,毁坏了我们年少时曾修的公路。

洪水冲出泥沙,掩埋了乡亲们正居住着的山村。

 

刹那间,房倒屋塌 ,

刹那间,房倒屋塌,哭声震天。

刹那间,一百九十四条鲜活的生命之钟停顿。

 

哪在泥浆中拼命挣扎的老少妇幼,

那老少妇幼临死前恐惧的哭喊,
那哭喊声竞是哪样的撕心裂胆。



 

哪紧拽着废墟下,废墟下、

女儿 早已僵硬了的手臂不放,

哪母亲生离死别的抽泣,

竞是哪样的令人心颤。

 

哪白发苍苍的老人 ,

面对着一片狼藉的废墟仰天叹息,

在哪写满沧桑的脸颊上 、

流淌着悲伤无奈的泪水。

 

哪喊着我们爷爷奶奶的小学生,

哪小学生、还在泥沙中、

寻找那被泥沙掩埋了的书包,

哪受伤的十指早已是血痕累累。

 

哪失去亲人,失去田园、失去房屋,

还置身于风雨飘摇中的乡亲们,

那乡亲们正眼巴巴的望着我们。

 

我们的故土在流血,

我们的亲人在流泪。

遇难者需要掩埋,

伤残者需要救治。

 

生产需要恢复,

眼看着学娃儿就要开学了,

哪倒塌的校舍还需要重盖。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中华美德不老,
各种募捐活动正风起云涌的在三秦大地上展开。



 

洪水无情人有情,

我们哪义薄云天的战友朱经建、费建新,

早以《三线学兵》的名义 给安康灾区送上了大米和巨款。

 

我们岂能坐享《三线学兵》这一美誉 ,

我们岂能放任精神上的煎熬而袖手旁观 。

 

在今天我们赴安康修建襄渝铁路 四十周年的纪念月里,

让我们 拿出五元、十元、百元的善款 ,

来作为我们自己对四十周年纪念的最好纪念 。

 

让我们略尽绵薄之力吧!

让我们一道来帮助我们的兄弟姐妹们渡过难关。

让我们略尽绵薄之力吧!

让我们一道来帮助我们的兄`弟姐妹们重整河山。

 

写于 二零一零年八月
 

(图片选自网络)

编辑:向日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