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兵书画

【庆祝建党百年征文H045】大渡河泸定铁索桥

 

 


 


 


 

  泸定县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下辖县,位于甘孜藏族自治州东南部,地处青藏高原向四川盆地过渡地带。

  泸定县属高原山地气候,地貌类型从低中山峡谷区直至高山、极高山区,是一座革命历史名城。境内著名景点有二郎山、贡嘎山、海螺沟冰川森林公园等。
 


 


 

  泸定位于四川省西部二郎山西麓、甘孜藏族自治州东南部,界于邛崃山脉一与大雪山脉之间,大渡河由北向南纵贯全境。
 


 

  川藏公路穿越东北部, 是进藏出川的咽喉要道,素有甘孜州东大门之称。
 


 


 


 


 

  高速服务区有组红军强渡大渡河铁索桥的雕塑。

 


 


 

  从这里再往西,就算进入了青藏高原,山上植被和雅安的完全不同。
 


 

  二郎山隧道。
 


 

  云雾缭绕的高山。
 


 

  川藏线——此生必驾。
 


 

  奔流不息的大渡河,来到这里已经是第三次了,第一次见到大渡河这么清澈平缓,没有往日的汹涌澎湃。
 


 


 


 

  这里已经藏族地区,街头藏族百姓较多,但服装趋于汉化。
 


 


 


 


 


 

  大渡河西岸的寺庙。
 


 

  大渡河铁索桥。
 


 

  当年红军就是在这里冒着枪林弹雨,手攀铁索强渡这里,转危为安。
 


 

  清康熙四十五年(1705)四川巡抚奏准在大渡河的安乐(藏语称阿垄)修建铁索桥,桥成后康熙帝赐名为“泸定桥”,“泸”之河(修桥奏折误称为泸水),“定” 表示平定“西炉”之乱后泸河一带安定。置县时便以桥取县名。
 


 


 

  泸定县城最初为化林营,县府于今新龙镇华林坪村。后来因为驻守泸定桥的缘故将县城搬至今天的县府所在地。特别是1705年康熙皇帝亲赐"泸定桥"御笔题名,后因红军在此取得辉煌胜利而蜚声中外,1960年成为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之一。
 


 


 

  河西沙坝建成有高31.25米的"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碑"系全省青少年革命传统教育基础,全城共有四座桥梁横跨大渡河(其中两坐为吊桥)。河西沙坝的泸定中学内先保存有法国籍教士所修天主教堂,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曾将此作为战前会址。旧城区内有朱德长征经泸定时的居住旧址及十八军1951年进藏时修建的船头钢缆吊桥,均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飞夺泸定桥,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中的一场战役,发生于1935年5月29日。中央红军部队在四川省中西部强渡大渡河成功,沿大渡河左岸北上,主力由安顺场沿大渡河右岸北上,红四团官兵在天下大雨的情况下,在崎岖陡峭的山路上跑步前进,一昼夜奔袭竟达120公里,终于在5月29日凌晨6时许按时到达泸定桥西岸。第2连连长和22名突击队员沿着枪林弹雨和火墙密布的铁索踩着铁链夺下桥头,并与左岸部队合围占领了泸定桥。
 


 

  1935年5月25日,一方面是红军在安顺场强渡大渡河后,要用仅有的几只小船将几万红军渡过河去,最快也要一个月的时间。然而国民党的追兵紧追不舍,形势十分严竣。当急之下,要于5月26日上午,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人决定后,当即作出了夺取泸定桥的指令。
 


 

  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庚、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为右路军,由中央纵队及1、3、5、9军团为左路军夹河而上攻取泸定桥。左路军由王开湘、杨成武率领的红二师四团为前锋攻击前进。
 


 

  1935年5月28日,红四团接到红一军团命令:“王开湘、杨成武:军委来电,限左路军于明天夺取泸定桥,你们要用最高的行军速度和坚决机动的手段,去完成这一光荣的任务。你们在此战斗中突破过去夺道州和五团夺鸭溪一天跑一百六十里的记录”。接令后红四团昼夜兼行240华里山路,于29日晨,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泸定桥西岸并与敌军交火。
 


 

  事实上,关于飞夺泸定桥的勇士,到底是21名,还是22名甚至是23名,也不是完全清楚的。比如一八六期的《战士报》,上面写的就是“二连21个英雄首先爬铁链冒火过河”。后来,根据时任红四团政委的杨成武将军发表在《星火燎原》上的著名回忆文章《飞夺泸定桥》,人们把飞夺泸定桥的勇士定为22名。
 


 

二十二位勇士
 

  1986年,王永模在泸定县委派下,赶赴北京拜访当年红四团党总支书记、新中国成立后曾担任铁道兵司令部副司令员的罗华生将军。罗将军告诉王永模,当年的22勇士,是他亲自到二连挑选出来的。当时他挑人的标准是,凡是干部,包括连长、指导员、党支部书记及排长,首先要挑出来。曾经是战斗英雄的,比如在渡乌江战役中立过功的,也要挑出来。平时作战勇敢的,挑出来。挑选出来的人,必须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起码也要是入党入团积极分子。突击队的任务是二连连长廖大珠抢下来的,就由廖大珠担任突击队的队长。
 


 

  当年战事非常紧张,打完泸定桥,部队又继续向前打,二十二勇士的名字没有来得及记下来。后来在长征路上,他们多数同志都先后牺牲了。
 


 

  经最新查证,飞夺泸定桥的22名勇士中,目前有8位勇士的姓名可以确认:廖大珠、王海云、李友林、刘金山、刘梓华、赵长发、杨田铭、云贵川(苗族,入伍时没有姓名,战友们给他起名云贵川),其中有照片者4位:李友林、刘梓华、杨田铭、刘金山。
 


 


 


 


 


 


 


 


 

  1936年,毛泽东在延安会见美国友好人士斯诺时,又一次谈到了中央红军红一军团夺取大渡河的战斗。毛泽东说:强渡大渡河是长征途中最关键的事件。如果在那里失败了,红军就可能被消灭。红军之全部渡过泸定桥,确为红军的莫大成功。如红军不能过桥,则安顺场渡河至北岸之一师,势将孤军作战,而南岸之红军主力则必走西康。西康则系游牧区域,粮食宿营,两感困难。而国民党军进剿则以雅安为后方,追剿部队虽感困难但有后路接济,红军则极难克服困难也。今红军全部渡河,自此川陕甘青几省均将为红军活动之地区矣……

 


 


 


 


 

美篇链接:点击查看

 

编辑:向日葵,审编:王抗林